二十岁的生日

我在一个月前考虑过不同的可以写进这篇博客的主题,并且因为能够再次写那么多的文字而感到兴奋。然而前几天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我发现这似乎没有必要,我忘记了具体的原因不过仍然想写点东西。

在一篇博客里写完过去的二十年是不可能也是没有必要的,因此我不打算这么做。我打算想到什么写什么,可能会涉及我原本想写的话题,也可能不。这也许是我写过的最随意的一篇生日博客了。

独自和旅行

我不止一次提过和告诉别人“我喜欢独自旅行”,并且事实也是如此。我能够享受自己制定行程的自由还有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的自由。我在暹粒的青旅和在肯尼亚认识来自不同国家的旅行者并和他们在一起 have fun 但同时我也可以享受独处的时光。之前在网上看到有人提问“如何忍受孤独?”或许是因为我偏向内向的原因,我往往更享受它给我带来的乐趣而不是缺点。现在午夜我能听着窗外的雨滴窸窣,手指安静地在键盘上舞蹈。

在新加坡的一天夜晚,我准备从 DNA 桥旁边的楼梯走下,发现几对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 couples 依偎在一起欣赏夜景。有那么一刻我并不觉得这是多么地重要,因为我一个人也可以并且做过——在康提的 cafe 边享受阳光和午餐边写明信片;在香港的酒店时享受安静的夜晚时躺在床上欣赏窗外的夜景,或拿出背包中的书开始阅读,或拿出笔纸开始写作;即便在上海——近几年我去了无数次的城市——我也可以信步慢慢欣赏这座城市中我以前所没有注意的一点一滴;如果失去网络的连接,我也许会焦躁但依然有电影和书籍等等的陪伴。但是当我走下楼梯又走了一段路后发觉他们两人一起做这样的事情是多么地 sweet,互相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温暖,相视一笑或拥吻还有给予对方陪伴。有人说人们往往 romanticize 过去的经历或一些事情,我有没有呢?我不想思考这个问题。

我去非洲前看过 Wild 和 Into the Wild 两部电影。当时我没想过或思考他们为什么选择独自上路。后来在荒野时想到了这两部电影,我似乎理解什么是他们的初心。如同刚认识不久后大家有时会问对方为什么选择成为一名志愿者或为什么选择肯尼亚——有人是因为间隔年;有人因为刚分手;有人因为假期或其它不同的原因。

跑步和 Doctor Who

我想写跑步,但不只是跑步。在这几天,我看了几个以前的 Doctor Who 剧集发现其中台词时不时涉及“跑”:其中有第九任 Doctor 的“Hi Rose, run for your life!”;第十一任的“I’m not running away from things. I’m running to them.”;还有 Clara 的“Run, you clever boy. And remember.”这些 run 显然不是指“跑步”。某次查台词时偶然发现 Davros,Daleks 的创造者,对 Doctor 说过这样一句话:“The Doctor, the man who keeps running, never looking back because he dare not, out of shame.”相比博士我没有 run 仅仅是以线性 walk 的速度生活,如同最新一季中 Lady Me 那样。我不会 out of shame 所以时不时 look back 回想一些事情,它因此占据了我一部分应该 live in the moment 的时间。某日无聊看圣经时发现马太福音(Matthew)中的一段话是这样的:“Take therefore no thought for the morrow: for the morrow shall take thought for the things of itself. Sufficient unto the day is the evil thereof.”我虽不是基督徒但这一段话的确受用。难的是如何把它记在心里并以此提醒自己当思考过去或未来占据太多我的时间。

既然提到跑步那就谈跑步吧。去年过年时我逐渐开始规律地跑步,之后渐渐重视这一件事情并把它作为一种“习惯”。随后我享受(独自)跑步。我暂不提及“跑者的愉悦”,因为在平时的训练时没有什么感觉,而是真正跑上马时才慢慢产生这样的感觉。独自跑步,尤其是在附近没什么人的情况下,能提供我内省的机会。当我 sad 的时候我不会故意抗拒,而是让它 flow into my mind 这样我的注意力分散到这些 negative 的事情而不是感受我有多么累乃至跑了几圈或多长时间。然而我不会让它长时间 occupy my mind,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更注重我的呼吸及步伐使它们达到平衡与和谐。我一直信奉对于在意的事情即使自己做不到 professional 的 level 也应该做到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好。今年让我不开心的一件事情是没有抽签成功上马的十公里项目,虽说香港半程报名成功但长度毕竟多了一倍,虽说我去年跑过。

然而我更想写一些关于 Doctor Who 的,我之前看过这个视频不止四五遍,现在依然很喜欢。除了能怀念一下当初的感动,作者的剪辑以及台词的选择也是很棒的。前段时间有人和我提及梵高,然后我又看了一遍 Vincent and the Doctor 这集,我最喜欢的剧集之一,其中台词写得好占了很大的比例。博物馆工作人员对于梵高的评价,还有 Amy 知道梵高还是自杀后哭了抱着博士,他对她说:“The way I see it, every life is a pile of good things and bad things. The good things don’t always soften the bad things, but vice versa the bad things don’t always spoil the good things or make them unimportant.”

虽然博士的身边常有 companion 相伴,但他不止一次被认为其实(内心)是 lonely 的。如我之前所言人们有时会 romanticize 一些事情,我想象过成为一名 Doctor ——但我没有两个心脏更不是一名 timelord 只能作罢。可我并没有失去向他学习的机会,这听起来有些幼稚毕竟他是虚构的,但我依然有这样的机会。他自信勇敢、有趣智慧,他缅怀过去但不沉湎,他期待未来但不只活在想象之中。他失去 TARDIS 或 screwdriver 后也会是这样的“人”,因为这些仅是他的工具。我常说“be a man and human”,如果这些是一个人(man)所应有的,那他脆弱的时候则像是人类(human),在 The Family of Blood 这集中便有所体现。

最后

还有一件我很在意的事是 giving back to the community,或者说“帮助他人”。个人的享受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固然重要,虽然这是 cliche 但我发现帮助他人时我的确感到更加快乐。在 Kibera 贫民窟的一所学校时我发现那些小孩是多么地友好,我就觉得非常开心,还有为他们的学校刷油漆时也是如此。所谓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前几天看一部关于对冲基金经理 Paul Tudor Jones II 的纪录片时,在结尾他提到他将他的一部分资金用于慈善事业。我 cynically 地说不论他是为了让自己感觉好些还是真心想做这件事情,对于那些小孩而言依然是一件好事。

似乎到了这篇博客的结尾,我挺确定有些我之前想写的话题没有写并且看起来它也并不像一篇“生日博客“而更像是一篇普通、日常的。但话说回来,这一天相比一年中剩下的 364 天有什么特殊的?两年前的今天因为错过动车我在晚上才到达上海,一年前的今天我在上海领取装备准备参加马拉松,我以为一年后,即现在我不会在大陆度过这个生日,不过现在看来显然我错了,here I am。我觉得这件事情颇有些讽刺,但是我做出的选择。

这篇博客的“前半部分”是我在今天午夜 2 点多开始写的,现在则是下午了。并且因为我在 Facebook 的设置中关闭了显示或提醒朋友我的生日,如果没有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happy birthday”也是正常的。

这看起来正常吗?不正常。你想正常吗?不。

Previous Post: TL;DR or/或 太长;别读

Next Post: 我又和自己拍拖了(一)

Latest Posts

  Minestory
  Excelsior 和为什么不应该找初恋
  2016 年 11 月 9 日的备忘录
  毫无意义的意义和性爱大师
  凯撒和他的朋友

Thank you for reading, if you enjoy this post, you should subscribe my blog and follow me on Twitter.

Intro

I'm Jing Guo and you are visiting my blog. Subscribe it!  

Contact me: dev.guoj@gmail.com

My PGP Public Key and Fingerprint

You can help me via Grati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