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DR or/或 太长;别读

我选择不带电脑在外生活了三十余天,回家后我的 Mac 为了更好地让我习惯这种“史前生活”,使它的电池无法正常充电,所以这篇博客是我先写在笔记本上的。而你现在能够阅读它意味着我为它更换了新的电池。

独自旅行与肯尼亚

理论上来说这并非是我第一次独自旅行,在 2013 年的年底我决定第一次一个人去香港参加考试而非找人陪伴。然而那一次只是三天,甚至不及此次出行天数的十分之一。即便如此,它仍然是一次不错的热身——让我更好地熟悉哪些是必要与不必要的准备,以及让我意识到目前流行的“说走就走的旅行”更像是旅行网站的营销方式。除此之外它还升级了我的“勇气”天赋,这一点我会在之后慢慢阐述。

当我站在迪拜机场(DXB)候机厅准备登机时,不止一次地望着窗外考虑独自一人去非洲是不是一个“错误”。诚然,我一个人去过上海、香港,甚至在伦敦迷路时也凭借我的能力找到了回教室的路——而它们是相对发达的城市。当时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承受外界环境的变化,只能告诉自己“there is no turning back.”(其实是有的,我大可以走到 Emirates 或其它航空公司的柜台购买一张飞往东方的机票,而非向西,随后取消其它国家的所有订单)。这个问题曾在起飞、飞在非洲大陆的上空和降落时在我的脑中呈现,我用那句话回答自己内心的想法,既然做出这个决定就应该执行到最后而非成为一名 quitter。倘若我真的按下了“退出”按钮,就没有接下来的经历和故事,也不会遇见与结识那些 amazing 的人。

Sky

走出内罗毕机场(NBO)后认识的第一名女生是 L,她在日后被我称为“澳大利亚”,或被另一个人译为“The Australia Girl”。我和她还有其他几位志愿者在 Thika 的 Beth 家生活了两周。

那天是 Orientation Day 的前一天(7 月 14 日),并且到达位于内罗毕的 Volunteer House 时已经是下午了。因此当天除了认识 S 和 W 两位女主人和其他几位在屋中的志愿者外并没有做其它事情。因为那天我并没有做多少的交流,一名来自中国的女生告诉我“不用这么羞涩”。而在一个月之后当我回顾自己的一些变化时,虽然我依然是一名内向者(introvert),却发现自己可以更加自信地 speak up 而不用担心。

当时我并不赞同被她称为“羞涩”,但第二天的 orientation 后的“交流会”给了我“痛心一击”。每个人站起来后总能找到他人侃侃而谈,而我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为什么交流会开始后他们就能找到别人交谈和聊天?不过我当时并没有闲暇考虑这个问题,因此我走向了我认识的第一位(Yi)Chen(这是她的 FIRST name)询问关于 safari 的事宜——之后她并没有出现,而我在那认识了第二位 Chen(这是她的 LAST name)。

交流会大概持续到下午一两点,我整理行李后准备和 L 与来自墨西哥的 M 前往 Thika。在那之前前一晚说我“羞涩”的中国女生问我是否找到了伙伴,我则能够肯定地回复。一、两个小时后到达 Beth 家,随后认识了来自芝加哥和英国的男生,在日后两周的生活我同样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比如在提到“旅行”时,来自芝加哥的说道:

“So they are like ‘we are all TRAVELERS’. …… I’m free but when I met some other people, I think they are way free than me.”

在谈到人们为什么选择商学院时,他说:

“So they can go to school to learn how to make money? You go to school for making money? I don’t know, do you have any hobby? Go fix a tire or something.”

我并不完全同意他对此的观点,但这不失为一个有趣的观察问题的角度。

之后在 Beth 家的生活使我有了阅读 Walden 的欲望,在肯尼亚的生活让我的作息更加健康。我在 Thika 经历了我在国外的第一次断电,因此有机会学习如何玩 UNO(我在第一局喊了第一个 UNO)以及其它的纸牌游戏。

那天晚上去了当地的一家 bar,在那我认识到了能说会道的重要性——比如你喜欢一位男/女士却无法和他/她聊天是多么悲伤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日后与“马来西亚”在吴哥地区(Angkor)参观时,在我不完全了解它的历史的情况下,也尽可能与她进行交流与探讨。

在此之后我在肯尼亚的第一个周末在内罗毕的 Volunteer House 度过。在周日我和来自北卡(North Carolina)的夫妇 J 和 N 参加了当地教堂的 service。我之前在英国和香港参观和欣赏过不少教堂但从未参加过这样的活动。旅行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便是尝试融入而非仅仅成为一名过客。当我住在暹粒(Siem Reap)的青旅时,我从户主和司机的口中得知了不少有趣的地方而非去往那些大部分游客所前往的地方。

随后的星期一由于过于 awesome 所以我讲不遗余力地将它写成“流水账”,之后你们或许可以认识到它的 awesome 之处。由于奥巴马将在那一周之后访问肯尼亚,内罗毕的市区安保更为戒严。那天早上在我走向国家档案馆(Kenya National Archives)的路上,十分钟之内被查了两次护照——因此留下的心理阴影使我在博物馆中多待了不少时间,等待 L 和她的小伙伴看完动物后一起回 Thika ——因为这是当日早上的约定。之后当我在一家 cafe 用餐时,收到短信将会面地点改为 Thika 等 matatu 的地点而非内罗毕——因为后者的范围过大。傍晚时分我坐上了回 Thika 的车。而在半路我再次收到短信由于她手机的电池快没电了所以她将先回 Beth 家。有趣的是当我下车后找 tuk tuk 时一个人毫无缘由地朝我喊“Barack Obama”,综上所述这一天挺有趣的。

接下来在 Thika 的第二周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 7 月 23 日早上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他们一起去学校,相反搭上了 matatu 前往 Fourteen Falls。我向来喜欢徒步,因此即便在去往 Fourteen Falls 的路上时不时尘土飞杨,我仍然享受步行和参与他们的谈话。而在那之前的前几个晚上我曾进入过一个 bar,它的卫生间墙上贴着“SHIT HAPPENS”的标语,那天我不止一次想到这句话,结果 SHIT DID HAPPEN 了。不过随着我走的路越来越多它们也慢慢地变少。之后类似的情况发生过几次,而我学会了不去在意。

Fourteen Falls

因为周末我要参加 safari 所以那天是我在 Thika 的最后一天。我的确感激与我在一周多所学到的东西。旅行让我获得了不同的 perspectives 使我能够了解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对同一件事的不同看法,在这种情况下 be open to different opinions 对我而言是大有裨益的。

除去在 Thika 的生活,另一重要部分则是教学。我和其他几名志愿者并不在同一所学校,我所在的是一所为脑部发育有些障碍的学生所设立的,而在这所学校只有我一位志愿者。在我的项目结束之后我并没有觉得达到期望。他们的英语不熟练使我和他们的交流有些困难,不过这一交流过程的确有趣。

几天后当我阅读其他几位离开项目的人的 Facebook 帖子时,发现我并没有像他们无条件地关心或爱,而有所保留。但当我在 Kibera 贫民窟的一所学校时我的确有过这样的想法。

Safari 和离开之前

因为奥巴马访问肯尼亚的缘故,周五下午四点高速公路开始进行封锁,因此在两点多我坐上了从 Thika 前往内罗毕的车。即便如此在那之前我还是去了学校对学生与老师说再见。

为期四天的在 Maasai Mara 国家公园和 Lake Nakuru 的 safari 对于我这种喜欢动物的人而言相当激动和有趣。更不说在第一天看到了期待已久的东非大裂谷(Great Rift)。到达 Maasai Mara 后我和同行的人获得了免费参观马赛村落的机会,而它平时需要 20 美元。在那我了解到了他们的生活习惯与文化等等。

四天的 safari 当然很精彩,但很难通过文字来表现出来。

zebra

在 Maasai Mara 的第二天夜晚,我和同住一个“帐篷”的 Chen 在睡觉之前有过几段谈话,其中谈到关于拍拖,她说现阶段不想被男生的问题所困扰。的确,不止是拍拖,当你打算认真做某件事情时最好不要被其它事物分散注意力。而我现在才真正认识这一点。她曾说我“比同龄人成熟”,如果我能更早地意识到这一点我说不定能比同龄人“更成熟”。

在 safari 结束的之后几天我并没有像大多数人回国或前往下一个国家,而是选择多待几天。在这段时间我不得不对很多人说再见。除此之外我还在其中一天早上去往 Kibera 贫民窟,与我所想并不一样。之后在我离开前一天在内罗毕度过了不错的一天。

斯里兰卡与柬埔寨

出发前我以为在我心中排名第一的国家是斯里兰卡,没有想到它在这三个国家中排到了最后一名。也许是因为我在斯里兰卡时间短的缘故,我对它并没有产生太多的好感。在我浏览那几天的朋友圈时发现留下的也只是几幅照片,而与此相关的文字并不多。因此现在我并不知道说什么。所以我给自己的建议或许是多待几天,而不要太着急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相比之下我则更喜欢柬埔寨,或者说暹粒,或吴哥。因为我喜欢古老的东西,它们能让我想到人类的历史。因此即便让我再去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去的。

Angkor Wat

我在那认识了来自马来西亚的 Z 并且与她度过了不错的几天。在我离开的前一天和她还有来自英国的 L 参观吴哥的大圈之后准备看日落,然而因为那天后来下雨所以我没有机会亲眼看到。

标化与交易

离开肯尼亚前的最后几天,我和第一位 Chen 与 N 谈了不少关于大学申请的事宜。

我想考好不同的标准化测试,不只是因为大学的“要求”或需要达到某些标准,而是我想尽我所能达到最好。我最初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读了之前在网上很火的一篇推送(我读的时候并没想到它在之后会如此流行…),“第二次”这个想法飘到我的脑中是当我在不同国家遇到了不同的人时。即便是玩 UNO 或纸牌游戏时我也是想着“I play to win”。所以说为什么我现在很看重成绩?虽然这听上去很 Asian 但我的确不想输。

I'm Asian

那篇推送的作者提到刚开始他准备交易时学习了金融、会计、业务结构等方面的知识。我无聊刷 Quora 时也看到一位知名答主提到当他学习国际象棋和扑克时也投入时间和认真复盘等等,更多是把它当作职业而非仅仅的业余爱好。我相信做到以上两者都比标准化测试困难许多。我之前问过一位备考 CPA 的人他是如何做到坐在椅子上看书而不被其它事情分心,他回复,我用我译后的句子:“Books you read today will be money you take away”。虽然这看上去有些功利性但不失为一种激励的方法。

因此我在备忘录上标明了做与不做的事情以及一些计划,随后坚持执行并慢慢调整至适合自己的节奏,就当是为以后成为自律的交易员做准备(天知道)。

结语

从这篇博客的 safari 章节开始是我在电脑上输入的,而前几天因为电池的故障而不能打开电脑时我在笔记本上写的效率更高。诚然,于我而言使用键盘输入更为自然,但有几次莫名其妙地停顿一下才会想到接下去输入什么,但终归写完了,并且觉得心累。

过去的一个月的确是难得的经历,而我相信以后会有类似的机会。为了更完整地记录我的经历,我在几天之内仅依靠记忆和朋友圈的只言片语完成了以上的段落,以及尽可能保证全文的准确性。

我曾几次提及那句“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我从这次经历中学到的是,即便你想 go far 也不一定需要在开始时 go together,因为当你 go alone 一段时间后,你或许会渐渐了解自己,之后会遇到那些能够与你 go together 的人——如果运气好说不定会一起继续走下去。所以我推荐尝试,如果你不喜欢,至少知道自己的旅行模式是什么。

我不知道在余下的几个月内是否会写和发布其它的博客,如果没有,这篇博客也是一次不错的内省机会。即便我写了 2014 年的年鉴我也并不认为它会比这篇文章丰富,或者说更有价值。

如果你打算问我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打算做什么?我会回答完成需要完成的事情并且不让自己后悔,减少分散注意力的事物,take risks,和“成为一名交易员”。

唔,毕竟至少应该在乎一些事情。

Previous Post: 迷路

Next Post: 二十岁的生日

Latest Posts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向前向后
  Minestory
  Excelsior 和为什么不应该找初恋

Thank you for reading, if you enjoy this post, you should subscribe my blog and follow me on Twitter.

Intro

I'm Jing Guo and you are visiting my blog. Subscribe it!  

Contact me: dev.guoj@gmail.com

My PGP Public Key and Fingerprint

You can help me via Grati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