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2013 年鉴

再过几天 2013 年就要结束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写一篇博客“总结”过去的一年。没人要求我这么做,也绝非随意敷衍,只因为我自己喜欢以这种方式对崭新的一年问好。

我的 2013 年时间轴可以分成两部分:一月至六月与七月至十二月。之前的六个月平淡无奇,不过是比其他学生拥有更多可支配的时间(即从四月不去晚自习)还有满足自己的求知欲(即加入Coursera)。求知欲使我能够自娱自乐和获得精神意义上的自我享受——短期内它并不能使我赚取金钱(不等同于财富)。至于晚自习我是一直不赞成的,在我眼中这无非是学校提供住宿生安静的学习环境而已,对其他学生而言则并非不可或缺。一旦一个人被束缚在教室里,那人基本上失去了阅读课外书(与上网浏览)的机会。而我认为阅读课外书的重要性超过学习教科书知识,从浅层次来说获取知识,至于深层的则将在接下来的博客中阐述。

在上半年我还做过具有实质性的事情是建立自己的网站与 I See You 网页。前者即广义上的博客,后者则是纪念性质的网站——由于我注重隐私所以不会在此公开网址——当然你可以自己去找。我不会停留在编写 HTML 代码,我向父母借了 99 美元加入 Apple iOS Developer Program 便是证明之一。倘若我之后设计方向正确且销售价格合适的话,那我应当能够偿还借来的美金。我不知道这是否能够使我经济独立,至少可以提供一定的物质基础与改变我对金钱的理解。我设计的 App 或程序能够便利人们是更好不过。销售应用获得的收入可以愉悦自我,而便利他人则是更令人开心的事——我把这看作对社会的一种贡献,如同我编辑维基百科一样。

因为我选择了 Homeschool 模式,暑假对我而言就失去它的魅力。好在 HBO 继续了新闻编辑室的第二季。不管它多么地理想主义,我依然爱着 Will, MacKenzie, Charlie, Sloan, Maggie, Don, Jim。在十月从上海回来之后我还看了 Star Trek 系列电影中的几部和一些电影与纪录片。十二月的开头我开始看 BBC 新拍摄的 Doctor Who ,我从博士们和进取号船员的故事中学到了很多。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零点六一八零点七在豆瓣上“艾特”我说“高三不是把东西重新学一遍”,我没有体验过这个过程因此没有发言权支持或反对。可显而易见的是,与其教授新的不在考纲中的知识教师们倾向于让学生做试卷与复习过去学过的知识。

于我而言今年发生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我的 18 岁生日——其实它没有那么重要。我并非是到了 18 岁才开始思考诸如社会、亲密关系亦或是成熟程度、个人经济状况等事。在此之前我便考虑过这些事情,就像有时我告诉别人我是一个明确目标的人,因此在伴侣选择上是不会玩弄感情的,也不会约炮或ONS,既浪费时间又降低成功率有什么好处呢?

至于成熟,我想我也没有多少发言权,我认为与我交谈过的一些女性都比我成熟,这是显然的,我向来喜欢与比我优秀的人交往。但没有发言权不代表以后也没有,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变熟,经历过一些事情后明白有些情况下情商比智商有用。记得在香港的 Gap 门店中试穿(休闲)西服时我妈告诉我说:“你本来就是一个正式的人”。“正式”在我眼中是一个贬义词,我认为它一般用作形容管理层,而我努力不成为像学校中管理层那样古板的人。因此我希望我的“正式”能更像我。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买下了那件酷炫的休闲西服与(投行风格的)衬衫。

而为了更加成熟,阅读则是必不可少的。今天在 Sina Finance 看到了比尔盖茨推荐的书后想到去亚马逊算下今年有多少的钱用于购书,除去英文备考用书后得到的结果是 1025 元。从此得到的结论是我一定是一名深阅读患者。我还很想买一台 Kindle ,这样即便在飞机上也可以读书了!当然一般我也会把书带到飞机上,只不过不太会读而已。

如之前所说通过阅读能够获取知识。但阅读教会我的更多事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例如地震后商品价格上升不一定是坏事;垄断或许利于一个公司的发展,但阻碍了市场竞争等。

近来重新看了几集 John Green 的碰撞课程(Crash Course)世界历史后发现阅读与历史有着一定的关联性。历史重复着它自己(History repeats itself)而读书则能让我们知道世界正在即将发生什么。顺便说一句,财报能告诉我们一家公司的状况。

与阅读相对应的写作在过去的几年中对我也十分重要,不过它更多地是以博客的方式呈现出来。看完 The Elements of Style 之后才发觉到有力的表达应该怎么样的。头脑中组织清楚了之后才能在吵架,不,写作时表达清晰。

写作需要独立的思考,这也便意味着不人云亦云。我不在学校的时间越长,就能越清楚地去思考一些问题。如有威信(不是微信喔,在这你没得约炮!)和权力(不是权利)的人鼓励学生自我怀疑,但没鼓励学生怀疑师长,而有的时候简单的概念经过教师讲解后便复杂无比。

说了这么多,其实整篇博文不过是关于学习、开发、电影、成熟、阅读和写作。然而在一年内也结识了很多优秀的小伙伴,不管她或他是在浙大斯坦福麻省理工还是在新——什么?你猜?我来提醒一下,新喀里多尼亚——吗?

最后,“我刚刚燃烧了一颗恒星只是为了道别,……,罗斯泰勒,”

Previous Post: 盖茨的三句话(译文)

Next Post: 狭隘的我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