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celsior 和为什么不应该找初恋

我时不时会在夜晚没有规律地失眠,然后转过身点击手机的开关键,屏幕的光亮在黑夜中显得不那么协调。“信息数为零”,我又点击了它的关机键,黑夜又成为了黑夜。随后我可能会打开光线较为柔和的 Kindle,读到有些睡意后才会盖上它的星夜后盖(无比符合此时的情形),然后继续这项尝试。因为时差的存在,如果我不幸失败了,我依然能在别处找到需要的“鼓励”。在 Frozen 中饰演 Anna 的演员 Kristen Bell 在一篇专栏中写道:“For me, depression is not sadness. It’s not having a bad day and needing a hug. It gave me a complete and utter sense of isolation and loneliness.”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因为抑郁或者沮丧,至少我能感受到大脑的兴奋。

前几天我再次复习了 Silver Linings Playbook 的电影,如同我最近复习《魔戒》。六个月前我第一次观看完这部电影的感受是“我们要找能一起跑步互相神经病舞蹈的而不是和你平静说话的”。它当时对我的印象不只是“当你努力追回前女友/妻时,倘若后者对你没有感情你再大的努力也是徒劳”,而是应该寻找“愿意互相亲吻对方的伤痕(kiss each other’s bruises)”的人。

如果说整部电影有关键词的话那便是“excelsior”,寓意是“更高”,在电影中被译为“精益求精”,来自拉丁语的 excelsusexcellere,分别指“高的”和“升起”。Pat 在电影开始和最后的对比便是这个词的总结。

在《性爱大师(Masters of Sex)》中主角之一的 Bill Masters 在被鼓励应该主动寻求一些问题的答案后,写了一封信给自己当年的初恋 Dody 试图了解当初为什么她没有回复他的便笺和求爱。在与 Dody 的多次会面中他的问题不仅得到了解答,而且还获得了更多的回复。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无用,即便她离开先生搬到圣路易斯,因为她不是“I’m broken and you’re the one, you’re the only one who can fix me.”中的“the one”。

与此相似的是 Pat 为了 Nikki 回到他的身边也做出了努力——在半夜读她在学校教授的书,只不过最后扔出了窗外;每天早起跑步,只不过穿着垃圾袋;和 Tiffany 为了舞蹈比赛而练习,只不过最初只是为了让 Nikki 看到自己的努力。他所做的一切更确定了 Tiffany 是 the One 而不是自己努力追回的人。

在卑尔根的第一个早晨,我走到最近的一家便利店打算买一瓶水,惊喜地发现门口摆着好几束花,使当时的阴天晴了不少。或许它是抑郁的北欧的治疗之一吧。

Previous Post: 2016 年 11 月 9 日的备忘录

Next Post: Minestory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