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向后

在下了接近一个月的梅雨后,终于迎来了属于夏季的阳光和温度。《神秘博士(Doctor Who)》也迎来了本季的最后一集。

神秘博士

相比第九季刚开始的时候,最近我慢慢地开始喜欢由 Peter Capaldi 扮演的第十二任博士。第九季给我的感觉较为平淡,除了最后两集。尤其第十一集 Heaven Sent 是近几年最好的剧集之一,在 IMDb 也获得了仅次于第一名 Blink 的名次。

它是一个关于坚持的故事。博士因为失去伴侣(companion)Clara 后被困在忏悔转盘(Confession Dial)生成的城堡中,被面纱(The Veil)追逐,如果被它“杀死”(同一位)博士会在刚开始的房间内重生。而他的最终目的是逃离这座城堡,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在“童年的恐惧(面纱)”的驱使下找到了钻石墙面,即逃离这个转盘的突破口。在死而复生地用拳头撞击这面墙的几十亿年中,他讲述了一个《格林童话》的故事:“从前有一位君主询问牧羊人的小孩:‘永恒(eternity)中有多少秒?’这个小孩讲述了一个故事:‘从前有一座钻石山,登上它只要一小时,绕过它也需要一小时,每一百年有一只小鸟飞过然后用这座山削尖它的喙。当这座山被琢空时,永恒的第一秒才刚刚过去。’你可能会想这是一段很长时间,我却觉得这是一只很棒的鸟(a hell of a bird)。”

第十季最后的一集名为“博士陨落(The Doctor Falls)”,博士深知一个小村庄不可能打败赛博人(Cybermen)的军队,但仍然尝试唤醒 Missy 和 Master 的良知,当被问及明知会失败为何仍然去帮助村庄中的人时,他回答:“因为它是对的,它是好的,它是宽容的。(Beacuse it’s right. It’s decent. It’s kind.)”即便如此劝解,他们还是离开了他。不过在树林中 Missy 提到博士需要她的帮助,由此看来不论如何博士还是知道她的内心是好的,即便他可能永远不知道她曾试图回来帮忙。

在让伙伴纳多尔(Nardole)带着其他小孩前往别的安全的楼层后,博士自己只身一人去了树林中面对赛博人的军队。即便获得了一些小的胜利,但仍然寡不敌众被更多的赛博人包围,在用声速起子爆裂整个楼层前,他自言自语:“我所站立的地方即是我,而我站的地方……是我坠落的地方。失去希望,没有见证,也没有奖励。(What I am is where I stand. And where I stand … is where I fall. Without hope. Without witness. Without reward.)”倒在地上的博士的眼中却看不到天空中的星星——因为它们不存在。

电视剧和书籍

在回来的两个月内我看完了两部国产的电视剧,其中一部即是新版《射雕英雄传》,而从未从头至尾了解整个故事的我也被吸引了。当打算购买它的原著时,我发现它的厚度超过原定的完成时间,所以只能作罢。

在上个月的中旬我购买了《红楼梦》并试图在一个月后读完这部作品,然后时至今日我也没能读完它的一半。虽然我不一定能在这之后的一个月中读完,但尽可能读完更多的章节对之后阅读整本书是有帮助的。

这不禁使我想到对于某些领域来说,在同样的时间内,通过视频获取的信息量是大于阅读一本书籍的。消耗几个小时看完一部纪录片之后,比如 BBC 出品的《金雀花王朝》,便能对这段时间的人物和事件有了大致的了解和框架,倘若之后选择阅读相关的书籍也能更好地映射相关的内容进入大脑中。

完美和不完美 开始和放弃

不论是阅读《红楼梦》或者自学数学,我都希望达成最后自己设定的目标。有一句老生常谈的话叫作“完美主义是拖延者最大的敌人”,因为不想遇到潜在的失败或没有完成所有的目标,因此索性一点都不开始。而开头谈到的《神秘博士》剧集便暗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智慧(wise)的博士总能化险为夷和解决眼前的问题,然而当一面钻石墙在他的面前时,他过去的聪明和经验病不能帮助他逃离转盘——唯有几十亿年用拳头的撞击才有可能帮助他离开。

所以不完美主义是帮助一个人(或外星人)开始的最好的伙伴之一,即便中途休息一下也无妨,但倘若放弃了就只能一生都被困在城堡中。

但我会开始吗?但愿。

Previous Post: Minestory

Next Post: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