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财富与其它

窗外大雨和充满白噪音的黑夜。上一篇关于挪威和荷兰的博客每次写到一半便无从下手,只能遗弃,然而想到的时候则重写,周而复始。

过去的一个月我时常观看某 Minecraft 解说的 Uncharted 4 游戏的体验视频,它使我发现另一种的游戏世界——在此之前我似乎忽视了它的存在。这部游戏的故事情节和女主角 Elena 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之前玩过的 Portal 等耗时较长的游戏也有剧情,可是失去了使玩家能够在乎主角命运的“故事。”随着 Uncharted 4 游戏的递进,玩家慢慢了解故事的概况、进展、人物的心理与每一个独立而并不独立的选择。Masters of Doom 的作者说“射击游戏需要什么剧情,”调皮狗(Naughty Dog,Uncharted 4 的开发商)使我在意(care)每一个场景、角色和选择——如同阅读一本小说。

Elena 吸引我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外形,在游戏的几个章节中即便 Nat 为了“保护”而欺骗她说自己去了另一个地区,她仍然和他一起并肩冒险并救出 Nat 的哥哥 Sam。

在某游戏平台的夏季特惠中我购买了一款名为“Never Alone”的游戏,一部充满艺术感关于因纽特民族的游戏,还包括文化短片。虽然我很少玩游戏,然而这两款游戏和之前玩过的几款游戏不禁让我思考——我想要什么(What do I want)?如果在近几年你问我,我会回答建立一家公司、创办量化/对冲基金,成为一名交易员等。如果你在我更小的时候问,我会给出更具体的答案——“成为像盖茨一样的人,”而非“开发一款有着人文气息能够让人身临其境并被当作艺术品欣赏的游戏。”

Ars longa, vita brevis.

然而这是否值得:更少的自由换取更多的财富和更少的隐私?

Money Mavericks 的作者 Lars Kroijer 从北欧到哈佛读书,工作了几年后创建了自己的对冲基金,这本书就是关于创建的故事。作者和他的合伙人在这过程中遇到了不同且不断的困难,每日的工作强度大。运营一个 HF 不像我之前想得那么 awesome。市场是一本有趣的书,参与者的情绪也是。

近来某知名企业的一位董事长在股东大会上被撤销了职位。更多的财富是否值得牺牲自由和隐私?

诚然我依然想创建一家公司,工作与自由之间的平衡仍然是一个待解决的问题,自以为像 Tim Cook 热爱工作。软件或 IT 公司的好处在于我的工作时间不受时空的限制,而成为一名独立的(游戏)开发者更容易被前者所束缚。

我不知道如果我躺在床上是否会睡觉,因此有了这篇文,前面这个现象名为“薛定谔的睡。”

Previous Post: 我又和自己拍拖了(一)

Next Post: 凯撒和他的朋友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