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取与给予

阮一峰在去年七月底发布一篇博文<小额支付试验的结果>。他从2011年5月16日以后的每篇博客底部都加上一个按钮("付费支持"),用户点击这个按钮以后会看到这样一句话:

“如果你读了我的文章,觉得有帮助,欢迎向我支付一小笔金钱作为回报。

每篇文章的价格是0.99元人民币,或者0.99元美元。读完文章以后,如果你觉得它值这个价,欢迎付费。谢谢。

这不仅是我解决网站收入问题的一种手段,也是一个实验。一年之后,我会公布一共收到多少钱。如果微支付这条路能够走得通,就会鼓励更多的人在网络上提供高质量的内容,逐步改变中文网络的生态环境。”

就我个人而言,我欣赏阮一峰的博客(当然还有他的译作)。比如他公开了 More Joel On Software 的10个章节,以及 Hackers and Painters 里的几章。除此之外,他还经常把自己的翻译post在博客上,尤其在“创业”,“环球”和“互联网”这几个分类中,当然不仅仅于此,还有诗歌等。还有诸如“版权”,“电影”,”摄影“等分类。同 Leica中文摄影 一样,都是质量上乘的网站。

不过我想谈的不只是这些。倘若和我昨天看到的一篇文章(为什么没有人copy苹果公司,而每个人都在copy苹果产品)相联系的话,能说的东西便更多了。

先聊下”copy”吧,我对于copy的看法是这样的,引用我去年关于SOPA博文的一句话——

“作业作为信息它可以被分享,老师却对此禁止.
 我并不认为分享作业是一件坏事,当然抄就要另当别论了。
 分享作业可以让不同的解题思路在一起交会,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像是并行计算一样,最终受益的是分享者们。”

此处我应该有所补充,对于无谓的作业,抄袭我是不反对的,我也会这样去做 ——e.g. 暑假和寒假作业。

前天晚上我在看TPB( The Pirate Bay )创始人 Peter Sunde 在 Reddit 的AMA中对于一个回复,他是这样说的:

Q:你认为下载BT下载者(年轻人)应该做什么?
Peter Sunde: They should seed more. (他们应该多做点种。)

大意就是说现在的人倾向于下载好就关闭软件停止继续上传。

至少就我而言,我认为对于BT下载社区而言,seed也同样重要。因为它代表是对之前作种者的回馈和对以后下载者的帮助,话说得极端一些,倘若没有前人做种的话,人们下载porns和movies根本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虽说我这几次下载没有一次是超过500KB/s..

我学到了感恩,因为没有哥伦布型的做种者怎么会有免费的纪录片,电影(虽然它们是盗版)看呢?不过我并不支持盗版——因为我不想我以后写的软件被他人盗用(除非是我主动开源或者Sale for free的)。但我并不支持现行的版权制度,它杀死了如TPB一类的文件分享(Files Sharing)网站。因为电影的版权往往属于好莱坞里的那些大公司,比如环球的狐狸和狮子为代表的那些公司。假设世界上不存在文件分享网站,那你就没有免费电影 and/or 音乐下载。对于生活在陶瓷国习惯下载盗版软件 and/or 各类格式的人来说是多么地不幸。因此现在的版权制度实质是为了保护公司的利益而不是版权。

比如Minecraft就“默认”盗版,虽说是因为他们需要用户..Gangnam Style也是“默认”盗版的。

所以,海盗湾就曾有这样的口号:你们关不掉我们的,24小时内我们一定会重新上线。

就如在TPB AFK这部纪录片里的一句话一样—— “We are back, in your face, Hollywood.”

也许有人会问:”你不支持盗版?你不还是在看盗版吗?”

我——堂而皇之地——在享受盗版电影。之所以看盗版电子书是因为实体书太贵也太重了..况且是原版(English)..即便是盗版电影,我在TPB下载下来的,也是没有字幕的。因此我看完了没有字幕的Life of Pi, 007: Skyfall.但我的机器中绝对没有盗版软件,编程工具/语言能开源和免费真是件好事情。

再乱扯我觉得今天要写不完了..今天迷迷糊糊地到了台州。其中我一点都不想来。毕竟衢州有不老鸡,Mc,et te.台州这里只有KFC。当然这一切不是重点,重点是想象一下Rachel没有got off the plane.于是她和Ross..

最后一句话:很久以前,我就明白,生命是给予,不是获取,让我付出,至于回报,答应你也会付出。

(如果你喜欢本文,可以分享或者评论。)

感谢阮一峰和ifanr的一些文章。

Previous Post: 译 Love, The Leanest Startup

Next Post: 译 Why Developing Serious Relationship in Your 20s Matters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