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多事情

看到一个创建于九月中旬、仅写了提纲的文档躺在我的文件夹中,我没有感到丝毫的内疚,抑或是不安。我曾向几位擅长写博客的朋友寻求帮助,在得到建议后我并没有开始动笔,而是把它们留在原处不动。

因此我打算在这篇博客中写一些不一样的内容,它无关所谓根本无法量化的择偶标准,或编程。它可能不会长,但它不同。

去年十月初从上海回来后,我开始“学习观看”电影和英或美剧、购买书籍、学习更多、勇闯前人未至之境(To boldly go 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其结果之一是我能够与别人讨论有趣的事情——从何为简洁的写作到议论文(argument essay)的结构,从和 The Doctor 和他的 companion 探索宇宙到欣赏 Grey’s Anatomy 中 Meredith Grey 在每集开头和结尾的“无病呻吟”与他们精湛的手术技巧,从 Hamlet 中“生存还是毁灭”的独白到 Dead Poets Society 的结尾学生说着“O captain, my captain”向老师致敬——然而这些有实质性的意义吗?或许没有,但它们有趣便足够了。

最近我在阅读一本书,它的名字是《The Promise of a Pencil》。作者说的是他自己的故事,一个从 Brown University 毕业的学生认为自己能够做更多的事情,而不只是坐在 New York City 的办公室中赚钱,因此他成立了一个名为 Pencils of Promise 的 NPO 机构,旨在提高贫穷国家学生的教育水平。他让我觉得每一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能够利用自己的技能帮助他人。这便是我翻译一部分英文维基百科内容与参与 Gamification 字幕组的原因。对于我而言,另一种途径则是学习开发能够帮助每一个人更好学习的应用。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很多。

最后则是关于上海马拉松——我确信我能够完成半程马拉松,不过对于其它事情,我就没这么肯定了。

我也许还能写更多的文字,但我觉得以上这些足够了。这不是一个总结,有时相比别人我所做的并不多。不过说不定我会做更多,谁知道呢?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然而不论如何我希望在远或不远的未来有 take risks 的勇气。就像 Scent of a Woman 中的一句台词:

I always knew what the right path was. Without exception, I knew. But I never took it. You know why? It was too damn hard. Now here’s Charlie. He’s come to the crossroads. He has chosen a path. It’s the right path. It’s a path made of principle that leads to character.

Previous Post: 八月的终点

Next Post: Notes After Watching HIMYM and Friends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