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和自己拍拖了(一)

Also know as An “Almost Perfect” Guide To Having A Relationship With Jing Guo

“Morning.”他发道。我的手机没有声响,没有振动,它的状态灯像黑夜一样宁静。

我对此并没有察觉,直到几个小时以后。我睁开朦胧的双眼,翻过身点亮手机的屏幕——

短信:没有。

通话:没有。

电邮:喔,这个,然后那个,全删了再说。不对,除了这个。

什么?!Trump 赢了内华达?!

“I LOVE CHINA!!!” “Me too.”

我查了一下未回复的信息,回道:“U2”。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接下来的事宜就像 Before Sunrise 中男主角在列车上提议的那个节目一样无趣——起床、刷牙、洗脸……他坐在桌上,望着窗外对面楼顶的两只鸟在互相发着推特,全然不顾身旁的风雪交加。然而他显然对此在意,可以从关闭着的门窗看出这一点。他盛了一碗稀饭,从厨房中端出刚刚做好的水波蛋,它的顶上被牛油果的果肉所覆盖着——像一顶帽子。随后他再次打开手机,在屏幕上敲击了几下。

我的音响播放着 Paul Simon 所作的“The Sound of Silence”,可它并不是沉默,我依然能听到它的旋律和歌词。之后我走向手机,黑色的屏幕和机身让我想到无垠的太空,那里一定存在着 The Sound of Silence。除非有人从一枚红色的星球上发你一条讯息:“Look! A pair of boobs! -> (.Y.).”

在我点亮屏幕后,眼前的所呈现的不再是黑暗,“Let there be light.”我点开一条新的信息,然后将一勺冰淇淋涂在烤得焦黄色的吐司上,拍了一张照片发过去。

“这就是我的早餐。”我的手指在屏幕上跳动。“喔对了,还有牛奶泡麦片,你知道的。”然而他真的知道吗?我不知道。

“你知道我知道的,”他输入着,“我今晚又很‘早’睡。虽说肚子没痛,不过我对于距离起床时间只有几个小时而感到焦虑,然而我又开灯看书了。丹麦那个章节让我觉得丹麦太无聊了,还好我只是在那转机,否则我整个人也……”他点击了“发送”。

Previous Post: 二十岁的生日

Next Post: 游戏、财富与其它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