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意义的意义和性爱大师

今天是周四。

今天是秋假的结束倒数第三天。

毫无意义的货币

假期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一般都是值得庆祝的。然而对于我而言它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就像跑步。我刚第三遍看完《大空头(The Big Short)》的电影,以及开始读 Milton Friedman 的 Money Mischief。我观看这部电影的最初原因是能够看到“专业”的基金经理和交易员们是如何操作的——当然这样的交易机会并不是每年,乃至每个世纪都存在。其次电影主角之一 Mark Baum 不断地说“fraudulent”、“stupidility”等词形容金融市场(market)和这个系统(system)以及太大而不能倒(too big to fail)的银行们。

Friedman 的这本书第一章节就极有洞察力地阐明人类的“愚蠢”,或者说“聪明”。德国殖民地的一个岛屿上的居民在遥远的岛屿开采巨石,然后打磨再运输到自己的岛屿作为货币,作为财产的具体表现形式。之后提到几十、一百多年之后的人类将黄金或者其它贵金属从地表深处开采出来,然后提取,之后存储在商业机构或政府机构的深处金库中。对于一国人不可或缺的货币对于另一国而言可能只是一张无用的纸(当然鉴于现在银行的存在,再没用的“纸”多少也能兑换回本国的货币)。海洋中的浮游生物对于以浮游生物为食的鱼是至关重要的,然而对于普通人而言它们则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在中学时书上提到货币的两种职能分别是“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它的这两种职能得以实现是因为每一个人都承认他或者别人手中的那张纸或者小金属块的价值。另一张同样材料的白纸只能用作点火或者草稿,它并不是货币。人类从古至今,对于不论对于石头或者债券还是货币或者股票,都将货币的信念植入到它们中。人们相信当他们把这张纸带入银行或者商业机构它们都会产生纸上所表明的数值所有的价值。

如果我不是人类,这些纸就像是殖民地岛屿的石头之于现代人,可惜我是。

毫无意义的假期

学生时代时假期所代表的巨大意义大多是因为平时课程和作业的繁重使可以自由分配的时间显得更加珍贵。

压力是一个好东西,它使人类产生一种激素使人类保持有精力的状态或者保持“兴奋”。不让自己太过放松则是相似的道理。音乐剧《汉密尔顿(Hamilton)》中有一句台词则是——

“Why do you (Hamilton) write like you’re running out of time?“

hamilton

Masters of Sex

电视剧和电影这两项发明的最初目的之一便是供人消遣与娱乐,时至今日两者的主要功能也是如此。如同游戏作为比较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它最初的目的也是娱乐。然而除此之外有一部分的人并不想使自己的作品仅限于此,然后便出现了有些深度的作品。

坦白说,三、四年前驱使我点击“性爱大师(Masters of Sex)”的是标题的前两个字。第一季第一集的开头便满足了我对它的所有幻想。作为一名对性(和爱)有极大兴趣的人,我继续观看这部剧,每一周——更不用说每集它的开头是如此地富有暗示性(pun intended)。这部剧出来一两年之后我在第一时间购买了《性爱大师》译本的 Kindle 版本,即便两三年之后的现在我还没有读完。巧合的是在去年我申请了 William Masters 所在和工作过的两所学校,他们都拒绝了我。

使《性爱大师》富有深度的并不仅限于它展示了这个领域的先驱是如何开始他们的工作,以及在五、六十年代的美国社会如何向大众传播正确的性观念。从第一季开始编剧就开始通过 Bill Masters 或者 Virginia Johnson 这两个主角表现一些富有洞察力的思想——譬如 Johnson 建议经历离婚时的 Masters 应该寻找新的人(指她自己),而非重蹈覆辙或者重复过去的那些 patterns。

今天是周日。

今天是它作为草稿待在我的电脑的第十天。

No more.

Previous Post: 凯撒和他的朋友

Next Post: 2016 年 11 月 9 日的备忘录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