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隘的我

会考考完之后,在10号我便乘车回家了。心想没有什么事情好做(也有些事情不想在这几天就做),在受 Scott Young 的启发之后,我打算用更短的时间自学 Coursera 上的 Machine Learning 课程和台大的概率课程。以概率论为例:从12号开始,其中有4天的时间是学习概率的,在这四天内我学完了六周的课程。评价学习效果则是利用课程里的习题,第五和第六周的作业则没有之前的好。于是我今天把 MIT OCW 上的单变量微积分课程视频全下载了,打算在7天内完成。

如我在之前一篇博客中提到,因为无聊的第三年的存在,所以我和 Aaron Swartz 一样选择了 Homeschool 模式。原因之一是学校生活的无聊与平淡,原因二则是我不喜欢被像微软一样的学校管理层“管”着。因此我宁愿被自己的 procrastination 拖延也不希望被老大哥盯着。值得庆幸的是,因为近来略受刺激和发现自己没有能够很好地利用时间,所以这几天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自学——但这不能直接创造商业价值——可是 Objective-C 的语法太神奇了,这让我不想打开 Xcode ——虽然我加入苹果开发者计划。

以上只是我对近来生活的粗略总结,之后才是实质性的内容。前天睡觉之前在被窝里看了会儿 Wechat ,我发现高盛的 CEO 原来是做过交易员的。我想到了以前的自己的目标好像只有软件公司(此处不考虑创业)而忽略了华尔街。我才发现自己好像有些狭隘了。每当我想到前者,我都能想到软件公司创造利润的同时能使社会进步并便利人们的生活。至于后者,我能想到的是他们获取利润的时候在想……如何获取更多的利润。这不是我希望的,但我想华尔街的交易员们或quants的数学水平不可能是低的,于是我“喜欢”上了数学。倘若我能在本科发起量化对冲基金的话,我会觉得这比成立一家 startup 还酷的。即便后者在创造(社会)价值。

我不打算在这里详细阐述我对金钱或者财富的想法,或许会在下一篇博客中解释。不过话说回来,金钱并不等于财富。拥有更多的财产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更大的社会责任。

这几天最让我高兴的另一件事情则是我加入了 Coursera 上 Penn 的 Gamification 的字幕组——且是副组长!我向来喜欢做利于大众的事情,这也便是我创建笔记网站和编辑维基百科的原因。

通过字幕组群和我创建的机器学习群我也认识了一些优秀的人——毕竟上 Coursera 的人都不会差劲。我一直认为交朋友重要的是质量而非数量。这也是我高标准的表现之一。

忽然发现写的一点都不多,泪目。

Previous Post: 我的 2013 年鉴

Next Post: 什么是“做空”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