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是免费的

两年前我在 Amazon 买过一本名为《免费:商业的未来》的书,作者认为“免费”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可以用来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或客户。当某项服务或商品是以软件形式存在的时候,那它的边际成本就几乎为零了。

然而凭我在 Coursera 的 A Beginner’s Guide to Irrational Behavior 课程学到的知识来看,这并不是那么正确。当购买一件商品的成本为零时,人们会更多地考虑获得它的好处而不是投入的成本(毕竟不用投入成本)。当更多的商品有免费的形式的时候,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想我们有权利免费获得这些东西并且认为“一切有价(Everything has a price)”是恶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把独立开发者放到了一个不利的境地。

接下来我要说的和“免费”没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十分感谢字幕组的成员,因为没有他们我就不太可能会看神秘博士(Doctor Who)、实习医生格蕾(Grey’s Anatomy)和国土安全(Homeland)等电视剧或电影。是他们的存在让我能够享受这些资源的同时而无需投入太多的成本(现在我不看字幕也是可以明白对话的)。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在今年的年初加入了 Gamification 的字幕组,并担任副组长,在组长和组员们的努力下这个字幕组现在依然在良好地运作。然而随着元字幕组的壮大,我发现更多的人要求成立更多的字幕组——不论是医学学科还是计算机学科。似乎倘若没有了字幕组的存在,他们便会失去学习的机会。我当然同意让 Coursera 上更多的课程有中文字幕。让人们更好地学习和获取信息是我建立自学笔记和将英文维基百科翻译为中文的目的。然而人们不应该以语言壁垒(language barrier)为由而拒绝提升自己的机会或要求他人成立字幕组。毕竟字幕就像软件一样不是凭空出现的,没有时间的投入和团队的合作是不可能完成一个大的项目的,这一点不仅仅适用于字幕组。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少点开他人的微博评论或去类似 BBS 的地方“聊天”。我选择不做前者的原因是我对我不关心的人的生活没有兴趣,至于后者,则是不想看 X 学生的一些“行为”——或是“长者”对他们的“赞美”。我选择不做后者的另一个原因则是拜“牛”主义的盛行或“最佳语言主义”的存在—— PHP 是最好的语言!滚,C 才是最好的。谁告诉你的,你没听说过 Haskell 吗?哼,我告诉你 Scheme 出现的时候 Haskell就快去世了呢。

没有什么事物是免费或可以不劳而获的。代码、大脑中的储备的知识或拥有的财富是不会凭空出现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

Previous Post: Doctor Who 的音乐

Next Post: 两个关于爱情的视频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