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重启”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曾“写”过几篇博客,然而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完成——写了几句后写不下去然后一直把它遗弃在文件夹里,或仅仅写了一个标题后便无从落笔。在我去我的博客“索引”那看了下后,发现上一次认真写博客已是三个月前的事情。如之前所言,在这三个月中我尝试写过,然而却都没有完成。

这篇博客或许将与往常不同,我并不是说它的标题不同,而是说虽然这是 2015 年的第一篇博客,但它却不是 2014 年的年鉴——我之后会写,但不是现在,因此我不用费力去想我在 2014 年有哪些值得炫耀的成就。

我想先谈下玩过的两款游戏——其中一个是 Minecraft,另一个则是 Civilization IV。

我在以前玩过 Minecraft,然而因为合成系统比较复杂没有认真玩和研究——直到看了籽岷的解说视频之后。除了复杂的合成系统,Minecraft 令我感到不适的还有在挖矿时可能遇到怪物,如苦力怕(Creeper)、僵尸(Zombie)等,后者的声音尤其让我不舒服。然而在我玩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合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麻烦,即使忘记了配方或根本无从下手,也可以去 Minecraft Wiki 查询和了解。相比之下在游戏中挖矿则没有那么方便,虽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挖矿后我的挖矿恐惧症好了不少,但我依然担心在挖矿时苦力怕会在我的背后嘶嘶嘶作响然后爆炸,或小白(骷髅弓箭手、Skeleton)在阴暗的角落处攻击我的角色,或听到僵尸的声音——倒不是说恐惧,只是对它的叫声感到不适。然而 Minecraft 也带给我相对的乐趣,比如我能从零建造屋子并进行装饰,或站在屋顶、山上欣赏日出、日落或勇闯前人未至之境

第二个游戏则是文明系列(Civilization)的第四款。Civ IV 让我学了不少东西,在我看来 Civ 系列并不是像 War 3 那样只是关于发展或暴兵或对于时间的把握等等,它还关于和对手的外交、选择科技的发展以及城市管理等等。它还让我了解到人类社会或者说文明的大致进程是如何进行的,毕竟一款游戏不可能精准地展示现实中文明的发展过程。

除了游戏,我还想谈一下其它内容,我原本打算写一些关于爱情观或择偶“标准”的——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它在我看来根本无法量化,更不用说标准化了。然而什么算作“其它内容”呢?我不知道。所以不如来谈一下手机的使用。直到去年 11 月中旬左右,我一直使用 HTC,随后换为 Blackberry。并非我不喜欢原来的那款手机,相反,我极其喜欢那个手机,如果不是因为慢得让我无法忍受的话我打算一直使用。至于为什么购买 Blackberry 手机则是我想谈的。并不是因为我不想使用那两个主流的智能手机系统,它们很好,我喜欢原来手机的原因之一便是里面有我需要的功能和软件,“不多不少”。其实只有“不少”,虽然我节制地下载软件我还是觉得多了。比如在我戒微博之前我会在无聊的时候就打开微博查看最新消息;在我戒游戏之前我会在没事情做的时候玩游戏等等,更不用说那两款 IM 应用占据我的时间。换了 Blackberry 后的坏处是显而易见的,没有足够的应用,某种程度上对我而言现有的应用仅仅只是够用而已。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后我发现这或许成了使用 Blackberry 的优点而非缺点。我不用无时无刻地刷微博、玩游戏、浏览空间等等——虽然我已经戒了这些。现在手机里剩下通讯应用除了自带的 BBM 之外只有微信,甚至连 QQ 都没有装。倒不是故作姿态,而是对我而言没有必要。如果有人需要找我,电话或短信就足够了,或者微信。如果他们没有我的号码也可以发送电邮。那些原本属于使用手机的时间现在可用作在现实中和他人交流——譬如当我和一位朋友旅行或用餐时,我不用急于拍照晒 X 圈(虽然我原本就根本不会这样做)或无聊时刷游戏、玩微博等,取而代之我可以望着对方而不是被手机所吞噬。就算当我一个人在外面旅行时,我也就不用像我在香港时看到的大多数人一样低头玩弄手机而忽略了身边所发生的事情。

我庆幸选择了 Blackberry 手机,一如我庆幸在这篇博客的开头我选择了开始打字而不只是写上标题和关闭窗口。现在回首过去的两个小时,倘若除去用餐,我已经把剩余的所有时间用于完成这篇博客上——如果没有开头我显然是写不到这么长的。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种一棵树的最好时间是在十年之前,其次是现在”。

去年最喜欢的一个视频,片段来自 How I Met Your Mother

</embed>

Previous Post: 第十九个出生之日

Next Post: 我不知道写什么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