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on Swartz 与学校

今天早上听完学校里”管理层”(他们真的是管理层,只不过太老了而已,好比微软。)发表的一些言论,没有什么其它的感觉。当然,除了对学校更多的厌恶,甚至我觉得再大哥(Big Brother)一点的话我们就可以免费体验到1984中的生活了。想到 Star Wars 中的 Jedi 并不憎恨,因此我应该安静下来。

然而为什么题目上会出现 Aaron Swartz 呢?

我记得几个月前 Aaron Swartz 自杀后,我在网上查找与他相关的内容,不论是他的博客还是在 The Economist 上的那篇 Remember Aaron Swartz: Commons man

然而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经济学人》(i.e. The Economist)上的那篇文章,文笔不错,但毕竟不是他本人写的。相反,不过我认为他在自己博客上写的那篇关于Homeschooling的博文不错,可惜的是我在 Google 上也找不到了。

之所以我以他为例子,是因为他是通过 Homeschooling 进入 Stanford 的,不过他之前之后也参加了 RSS 和 Reddit 的修订和开发。再然后..他在纽约自杀了。

我喜欢 Homeschooling ,倘若条件(在此处显得多么虚无)允许的话我也会这么做——不只是为了 TOEFL 和 SAT ,毕竟现在有了 Coursera 的存在,我在家也可以学习,不断学习。

另外,今天班主任又提到关于竞争的话题,说说一些他人的经历。每每有人提及“竞争”而忽视”合作”的时候,我都会无奈地笑笑然后摇头。你或许会说只有在游泳比赛中赢得第一名的小蝌蚪才有与卵细胞结合的权利(我不知道卵细胞看质量还是速度..),我不否认,但别忘记之后最重要的过程始终是卵细胞与精子的合作。关于竞争的另外一个例子便是 Lisp 语言,史上最富有表达能力的语言。可是为什么人们没有用它写出 Unix/ Linux/ Apache/ SQL 等产品和软件呢?因为 Lisp Hackers 没有合作。每个人都开发出满足自己使用的代码,而非一起合作完成API文档,然后发布给公众。所以在 Symbolics 之后 Lisp(系统) 就没有多少令人关注了——曾经的 Lisp Machines 是多少地强大。

我并不是想说竞争和合作,或许自由和思考是更好的话题。但我准备睡觉了,所以不会写很多。

为什么说是自由呢?牛逼哄哄的 Google 的管理风格和 IBM 的风格完全是天差地别,结果呢?没错。当然 Googlers 都是自觉且能力强大的人才,因此即便没有条条框框也能够很好地“管理”自己。虽说凭我的能力尚且不能作为 Google 实习生工作,但我也崇尚那种风格。

然后是思考。现在大多数学生的思考层面只是作业本上的问题而不是真正大局层面的。鲜有人想过老师的话的对与错,这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3*太可怕了,某人的梗..XD)。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学校的管理层能够为所欲为的原因吧。

但不论怎么说,多想点总是对的,想歪了又能怎么样呢?就好比多做点无用的事也不错——当然如果做的是无用功就另论了。

Always be mindful.

Previous Post: 昨天

Next Post: 极端

Latest Posts

  五月二十日之后的第七天
  The Case for Writing a Kernel in Rust
  How to Read a Paper
  情感的“缺失”
  对于风之旅人(Journey)的评价

Facts